季何的第二人格。

[叶蓝]失眠小产物

短小
新人
整段垮掉

————————————
[可能这种日子我从来没有适应过]



————————————————



H市今年的初雪似乎比往年都温和。

雪花飘摇,有些运气好,在行人稀少的步行街落下薄薄的一层。运气不好的,刚刚飘向湖面,就没了形体。

看这白白一片儿落在掌心,来不及体会带到手心的微凉,融化成的小液珠便顺着指缝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修讨厌这场突如其来的雪。

[我爸说,他和我妈就是在一个漫天飘雪的冬夜里相爱,所以,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雪了!只可惜……G市很少下雪。]



他收回了手放进大衣口袋摸索,摸出了早就空瘪的烟盒,还不死心的凑到眼前晃一晃,进一步确定烟盒早就已经结束了它的使命。

叶修讨厌这场雪,更讨厌这种明知结果不随人意,还偏要一探究竟的行为。

兜兜转转也没看见有垃圾桶的存在,叶修就这么手里握着皱巴巴的烟盒。烟盒有些扎人的棱角,叶修权当作没感觉到,不吝啬力气的试图将它揉的更小一点儿,甚至没察觉到联盟最贵的手被硌出了几个印子。

等到回神时烟盒已经不翼而飞,可能是路过垃圾桶时顺手丢掉了吧。叶修这样想。

[都说了抽烟对身体不好,没收了,全部!]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场景一遍遍在脑中回放,叶修像是自嘲又像是无奈的苦笑。

“哥的烟都抽没了,H市的雪也可美了,赏个脸一起赏雪呗”湖边行人旅人交谈声不绝,没人听见叶修柔情满满的呢喃,也没人看得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从第十区的十八个好友申请开始,就好像有根细线,看似松懈却牢牢的将叶修和蓝河绑在一块儿。

如今,细线好像已经消失了……

[究竟是无法适应的,是有你的将来还是没你的余生]





——————————————

一个月后。

许博远拖着从机场就一直挂在他身上的叶修回到上林苑时几乎是想死在床上,这个虚胖死宅男到底是怎么认为自己可以拖得动他的!

然鹅叶修好像并没有这个觉悟,在许博远躺床上后紧跟着压在他身上。

再然后就干了个爽。[bushi]



隔天,在某热心老板娘陈某口中无意间(。)听到“忧郁小王子叶修”的光辉事迹,许博远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大神,我只是回家给我妈过个生日您至于吗[黑人问号.jpg]